微博@赫斯特没钱
主要是jojo同人号。欢迎评论,基本都回。

【卡兹xACDC】The Poet Who Saw the Sun 曾见阳光的诗人

#匿名约稿柱男文学,卡兹xACDC

#原作向。剩余看文末备注。

#祝阅读愉快。

 

泥板上没有的 Which Are Not On the Tablet

 

“谁能看见一切,谁是这大地的根基,谁知晓一切,谁就在众事一切上拥有智慧。”


如有可能,ACDC很想带着一半的玩笑心和一半的诚意向全世界用文字宣告卡兹的功绩。

勾勒全部的故事对他来说并无可能。毕竟他对与卡兹来说也只是战友与伙伴,以他的视角出发写就的内容总是不尽然客观,更何况他的文字并不优美。

卡兹在青年期的时候嘲弄ACDC,称他的文字不配刻在石头上。ACDC那时还算意气用事,和...

+

【承花】爱就是鲭鱼罐头

11.27 承花日贺文

【Don’t worry, it has a happy ending. 】

【bgm:アイアルの勘違い- 煮ル果実P】

【一定程度参考了曲目的pv!非常灵,推荐!】


花京院典明在十九岁的末尾喝得酩酊大醉。

在居酒屋的时候,他为数不多的朋友——来自法国的波鲁纳雷夫——宣称自己终于找到了男朋友,在22岁第一次终于找到了真爱。

花京院本来只是拿着纤小的玻璃酒杯小口喝着度数撑死也不过十五度的梅子酒,听到这话题的时候,兴奋地、又或者说是故作高兴地、又点了一瓶烧酒。

“你必须喝!”他横蛮地把酒杯塞进波鲁纳雷夫的手中,即便法国人用...

+

【承花】爱是无能为力

生存院设定,结婚设定

短打

苦涩与温馨并存


〇.

承太郎希望花京院还能在户外的冷风中与他一同笑着行走。

花京院对这爱情的深沉期望是这感情不是杜拉斯的情人。


一.

小男孩在幼时往往更加崇拜父亲。这是社会结构的问题,并不是生理性质的。在他坐在由飞机模型堆成的圈里的时候,父亲偶尔会拿起木吉他伴奏。这个场景就足够称呼这位父亲为一名好父亲了。

承太郎国中的时候,他听到父亲在电视上说他最爱的琴是Gibson的电吉他。父亲的脸上挂着无法伪的快乐笑容,而承太郎想起母亲送给父亲的木吉他,她总是精心擦拭它。承太郎在15岁前夕体会到了一种复杂的情绪,一如他在27岁看见...

+

【柱男】【瓦姆乌】直至一九三八

#柱男文学的点文。要求是“瓦姆乌单箭头的感情”。

#主要是瓦姆乌


瓦姆乌第一次经过罗姆人的帐篷的时候,感觉自己与穿过罗马城的石砖并无差别。

第三夜他经过时,旁边一顶帐篷里的老女人询问他是否需要占卜,他充耳不闻地走过。他只是想看看这个时代的冶金,或者读上一两本书,占卜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但是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他就回到了这顶帐篷前。他坐在了老女人对面,仿佛一只巨大的骆驼。

女人问他想要占卜些什么,瓦姆乌说:“我想知道什么时候我敬重的人能够实现他的野望。”

老女人没有多问什么。她使用塔罗牌进行占卜,并让瓦姆乌遵循他的内心选择他的卡牌。瓦姆乌并不是真心地相信人类的占卜,他...

+

我更新太慢是不是会掉粉啊5555555555我抓紧摸点东西

+

正在绝赞开放约稿中

欢迎带着cp需求来找我!!5k 250r⬅️基础价位,谈定字数后超出部分不会另外收费。定金50。

下个月应该能摸出来!接一篇!

有意私信噢

+

【承花】Two Tragedies - 恒温梦

#original cyberpunk

⚠️猛1脱衣舞要素有

#发生在前文《If You Coule Be-锈蚀梦》的结局二后的故事。可以不看。


“In this world, there are only two tragedies. One is not getting what one wants, and the other is getting it.”

“在这个世界上仅有两件悲剧。一是得不到心中所想,另一件是得到它。”

——Oscar Wilde, in "Lady Windermere’s Fan: A Play About a Good Woman"...

+

乱锅杂食那里搞了新的邪门歪道

欢迎观看

+

【承花】《普罗米修斯》

#开放结局

#一个衰落文明的故事。

#小河的梗,被我化用(我被pua)


你从哪里来?

你想去哪里?

你想成为什么人?


红头发的少年每天只需从草铺内稍稍抬起头,便能看见原野的尽头有沉沉下落的火光。

浮空城的“战争”少说也进行了足足三年。在最开始的时候,红发的男孩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天他偷了管理员的书,但管理员一直没有露面,他在好奇心的趋势下进一步地违反了地下城的规矩,跑上了地面层。

他接连推开了三重铁质的巨门才来到地面上。那些巨门就像书里所描绘的潜水艇的舱门一样沉重,少年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成功。待他的脚踏实地踩在地面上,他突然意识到这洒在肩上的温暖并不是...

+

【结局2:IF YOU COULD BE 】

一个新社会,包括创造性的社会互动,可能会为爱的主题增加另一个维度。

用理性挑战崇高固然值得钦佩。但动态性的崇高必然带来的恐惧,是逐日的人必受的苦难。


“你敢于这样选择。为什么?”乔瑟夫好奇地问。

福葛做出拒绝的决策后的第二天来了酒吧。东方仗助说,因为福葛的选择,他赢了老爹两百布。乔瑟夫咋舌,但很快又恢复了那副轻浮又深情的笑颜。他亲自为福葛调酒,福葛也喝出了真正的好喝的酒该有的味道。

福葛不知道怎样解释。好像只是一个过电一般的灵感来袭,让他对自己第一次产生了怀疑。

“说到底,我没有自信。”福葛说。

东方仗助讶异道:“这可不像你说出来的话,福葛先生。”

福葛笑了笑...

+

【结局1: 锈蚀梦】

现代都市的先进之处不仅仅在于科技,而在于“关怀”——以一种近乎冷漠的姿态:它似乎毫不在意你在想什么,却又仿佛十分了解你需要什么。

而在无数个渴求真实温度的夜晚,梦里的人奔向了太阳。


福葛在幼年期间并没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也没有朋友。没有人受得了他母亲:一个如鹰隼般锐利的女人。她总是打量着福葛的每一个朋友,不断地约见福葛学校每一科的教师,并无数次地强调:福葛家的儿子不能出半点差池。

而福葛只有在网络世界里才能获得安宁。与其他小孩不一样,他不喜欢游戏的社交性互动性趣味性,他喜欢分析游戏的代码,钻研游戏的规则,衡量游戏的经济系统。

他钻进大公司边缘产品的服务器,盗用对方的...

+

【草莓橘】I Wish You Could Be-锈蚀梦

#⚠️双结局。 请根据此章节结尾选择一个结局阅读。请相信自己的选择。

#原创赛博朋克背景。写了很久,希望读者朋友赏脸


潘纳科塔·福葛有个甜蜜的名字。因为这个意式甜点一样柔软细腻的名字,他在全公司的指名率排名前三。

他从未因此感到自豪:天知道富人有多少奇怪的想法。与穷人追求最简单的感官刺激不同,大多数富人都往内存卡里塞满了用图片和文字构建的古怪要求,细致又疯狂;福葛刚就职的时候,接待了一位连电子外设都没有的客人。他以为这种人也许会更加古典、优雅,像是古典钢琴曲。但事与愿违——这名顾客要求繁琐而刻奇,他特意要求“一场虚伪的梦”,并要“虚假得真实”。不仅如此,他还要...

+

新的文写好了,微博发了图,如果发lof很有可能会被屏,我想想有啥办法。

明天再说。晚安!!

+

在飞机上追忆英国🚬

+

lof这边我会稍微,稍微不私人化一点。目的不仅是兴趣使然,而是我真的想把我的个人兴趣和未来规划合并一下。所以会努力凑出个50篇原创!!!!我可以我能行!!!!

+

【承花】感谢中国人的伟大发明

#这篇有点草率。

#背景是英国留学。

#原创角色有(工具人)。


“陈有叫你们一起去吃饭吗?”

波鲁那雷夫一边把教案往书包里塞,一边单脚跳着出了教室,同时嘴巴还闲不下来。

花京院点点头。走在一边的承太郎也点点头。

他们刚结束了一天的课程,本打算坐地铁去苏活区吃一顿泰国菜,但由于班上的中国留学生们盛情邀请了他和其他留学生一起去华人街中餐厅庆祝生日,他便只好打电话将预定的餐厅座位取消了。

“你们吃过中餐厅吗?”波鲁那雷夫又问。

“吃过一家叫chopsticks的,”花京院说。“我感觉在吃甜面酱拌你的头发。”

承太郎没忍住哧得笑出了声。

“那就是没吃过。”波鲁那雷夫得意地说...

+

赛博朋克写不下只好摸轻松的

蓝蓝以后我满脑子威廉吉布森,嘤,摸不出来了

+

【仗露】《The Town Coerced Into Myth-迷镇》

#檀右宝贝  @檀爬墙 约的仗露文。

#无替身。完全架空的背景与小镇。


    Admah小镇鲜有新住户来。这里说不上糟糕,但绝对不是什么悠闲的度假地。唯一的纪念品店在21号公路边,店主总是躲在收银柜台后吸大麻。唯一值得称道的是镇子西南角驱车十几分钟就有个景色还不错的天然湖。

    镇里都是白人。当一个漂亮的亚洲人开着很不错的豪车来了镇上的时候,镇里的人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他。在亚洲男人打开车门走出那辆车的时候,不远处牵着狗散步的七十几岁的老先生用鹰隼般的眼神打量着他,仿佛谋划着在露伴

+

暂时没有新内容放出抱歉!

比较低产,目前存稿内容里有涉及拆cp和拉郎等现象,所以不打算在主号发出。

目前手中有两篇进行时!我会努力的。

祝各位愉快

+

【承花】《在逆境中飞向群星》

#WW2英国背景 虚构部分有

#恋人未满。

#短打

#依然是曾参加承花深夜60分作品


花京院的同僚有不下二十个。他们都投身于对于敌军的密码破译工作,每天用着数不尽的纸片与黑皮书计算着公式。

当花京院还在测试他的巴斯克编码的时候,维根斯坦说,现在肯特郡的居民搬走了好大一部分。

“反坦克装置无处不在,”他说。“德军这帮狗娘养的,等着吃炸药吧!”

花京院把卷成一沓的废弃草稿纸丢向了维根斯坦。“你的‘黄皮书密码’破译了吗?母本有效期已经有限了。”

维根斯坦发出了短促的呻吟。“饶了我吧。”他说。“你比我祖母还唠叨。”说罢,他又跑回了摞满了一册又一册资料的工作台前。

花京院作为语...

+

【承花】<Purple Flame and One-Shot Tequila>

紫色火焰与一口杯龙舌兰


#HE。

#非典型巫师与人类,参加某次承花深夜60分活动。


乔斯达手记:

1. 对于人类来说,豢养宠物只是一个意向。巫师也不例外。巫师对猫并没有表现出比人类更显著的兴趣。

2. 在宗教裁判所还在的时代里,普通人类都会认为巫师害怕火焰的灼烧;等他们发现他们不过是烧了些无辜的女孩子的时候,他们便为自己辩解说巫师大约都喜欢火。事实上,定性研究表明巫师没有表现出显著的对火焰的兴趣或者恐惧。

3. 巫师的爱情表现是否与普通人类的现代性变化有关的猜想并未得到足够的实证研究证明。


花京院把随便淘来的研究巫师的手札丢至一边。这本手札写在19世纪,那个时候巫...

+

写得很可爱的老师都有毛 我的人生缺毛 

+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俺真的是个好人来的,关注一下俺让俺做个动漫高手吧(x

+

【乔西】《献给齐贝林的花束》

#乔瑟夫➡️西撒。与原作无关的现代背景故事。

#本文中乔瑟夫妻子不是丝吉,同理女儿也不是荷莉。

#主流be,我流he

#灵感来源《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以及希腊神话

#有原创角色 工具人


0.

“红茶加奶。牛排五分熟。炸鸡和口香糖是人类伟大的发明。会喷口水的牛也太粗俗了。喜欢的女孩子类型?可爱就好了,我不挑剔的。”

那年乔瑟夫·乔斯达三十五岁。此后他很快便结了婚。


1.

乔瑟夫·乔斯达已经很老了。第一代听着他名字长大的孩子大多也都成家立业做了祖父母。

干细胞技术已经足够成熟。对于大多数追求重焕青春的小有资产的人来说,这笔手...

+

你好👋朋友们,我是赫斯特。

最近主要是JOJO。cp主要是承花,仗露,乔西,草莓橘。子博那里会有少量其他东西掉落。

评论基本都回。欢迎留言。私信提问箱都ok👌

如果好玩的脑洞可以留言,也许会写,如果用了一定告知。

约稿欢迎👏5k字250r

祝我的每位读者都能开开心心!包容看文,不爱看请立刻屏蔽,不要骂我。

+

哇靠我真的嗨久没用lofter,一次性放了好多……其实想用那种超链的方式在每一篇下面搞那种跳转的,但是,我不会。

淦,我真的像是老头上网,我高中的时候玩loft还挺熟练,怎么会这样.jpg 五年过去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我了

+

【仗露】<漫画家之梦>

#成人童话风。

#(非典型)仗露。部分角色有一定程度的二设。

#参考我国童话《雕塑家之梦》。

#he…大概? (非要说的话是我流he)


我没有朋友。

别的同学们都在作业本里写和朋友去公园抓蟋蟀、去乡间垂钓之类的话的时候,我总是写我在家里研究爸爸的录像带;爸爸没有什么别的爱好,但是他有很多录像带和摄像机。

妈妈总在爸爸不在的时候抱怨爸爸很无趣,把碗放进碗架的时候总是把架子敲得砰砰作响。但我知道爸爸只是不喜欢别人眼里有趣的事情罢了——他喜欢会冒出蒸汽的东西、会发出卡塔卡塔声音的齿轮和轴承、以及妈妈做的有点过甜的玉子烧。

但这对我来说都很无聊。我猜这就是为什么妈妈对我...

+

【承花】《Dr. Cherry》

#承花短打。承中心,以及承会比动画那种酷哥style稍微活泼一些。

#《时空恋旅人 About Time》AU。但是是美国背景。

#HE 。一个一见钟情的故事。

#是2019七夕贺文


1.

在承太郎十六岁的时候,他所在的高中的同级生们都想邀请他来参加自己的派对。

这些刚刚上高中的孩子似乎觉得经过一个暑假后自己成熟了不少,一个个化身为派对动物;去参加派对的人被分为两种:第一种,受欢迎的好孩子。第二种,受欢迎的badass,一帮混球。

第一种一般都是中产阶级的孩子。他们都是长相漂亮,性格开朗大方的那一类,往往在学习成绩或者体育社团中有出色的表现;而那些混球们则徒有一张好脸蛋,吸烟...

+

【承花】《Provided you blind to me-倘若你对我视而不见》

#HE

#现代纽约背景


承太郎的导师是一名活泼的英国人。她的冷笑话极冷,热爱冬泳和艺术,家里养了两只缅因猫。

承太郎知道她养了猫是因为这位教授的办公室风格独树一帜。而冬泳的事情则是从她的一本社会学书籍得知的。

知道这些并不会对他的论文有任何帮助,也不会让他感到更愉悦。他只是习惯性地收集数据。当然也不是社交需求所致,他在圣诞节的时候就没有给教授送猫咪罐头。

但是教授却在五月份送了他一张个人艺术展的票,并且俏皮地对他说,她觉得他该去看看。

承太郎身上有四分之一的英国血统,四分之一的意大利血统和二分之一的日本血统,但是无论是哪国的基因都没给他带来半点艺术鉴赏力。

说实话,他宁愿是教...

+

【全员向】《The Four Seasons-四季》Part.4 冬

4.冬


“就快到黑色星期五了,”说这话的时候霍尔马吉欧一边盯着烤炉,一边切着肉,看上去已经完全是个熟练的厨师了。“怎么样,伊鲁索,你想进城里买点什么吗?”

“买什么?”伊鲁索不耐烦地把小羊排往砧板上一摔。“买把好刀,好让我自尽得更好更快点?”

“嘿,”霍尔马吉欧皱了眉。“你有什么不开心可以说,别对吃的撒气。”

伊鲁索心想,好,我还没有一块羊排重要。

天可怜见,他一个重度社交恐惧患者,混个暗杀的黑道组织不过是为了来钱快、和人交往少——怎可想某天普罗修特突然洗手不干了,老板死后组织也迎来了一轮洗盘;众人失业下岗,来了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陪普罗修特过农庄生活。

瞧瞧他们把自己忽悠过来...

+

© 赫斯特不喝酒 | Powered by LOFTER